青杠坡战斗中,与队伍失散的红军*成立地下党支部

2022-05-14 00:22:06 文章来源:网络

来源:**军网-解放军报

青杠坡的火种

■魏永刚

在黔西北连绵的大山里,青杠坡并不显眼。这里沟不深,山也不算高,不过是赤水河畔的土城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。因为红军在这里战斗过,这座小山坡就走进了历史。

这次战斗发生在1935年1月28日,红军与尾追之敌在此交战,虽予敌重创,但未能全歼。此时,敌人后续部队迅速增援上来,对红军侧背发起了攻击。中革军委果断决定,立即撤出战斗。红军连**渡过赤水河,揭开了“四渡赤水”的序章。

但也有一些红军因伤病留在这片山坡,书写着另一种人生。我的思索,就从这些与队伍失散的红军开始。

何木林是红三军团第五师的一个班长。他左腿受伤,失血过多,昏倒在青杠坡。战友们都以为他牺牲了。战斗结束的第二天,他被冰冷的雨水浇醒,挣扎着爬起来,正好遇到两个上山的小孩。

两个小孩回去告诉了父母,天黑以后,孩子的父亲找到山上,把何木林背到附近山洞里掩护了起来。这位从江西会昌参加红军、又跟随长征队伍走过好几个省的红军战士得救了。

何木林活了下来,已属万幸,但要谋一份生活,并不容易。面对敌人的严密搜查,何木林知道自己说一口江西话,容易被认出是红军,只好装作聋哑,用手比划着在附近村庄打零工。这样有口不能说的日子,他过了十多年,一直到1949年县城解放。

今天的土城,建立了四渡赤水纪念馆,保留了许多红军战斗、生活的旧址,人来人往,十分热闹。那次,我在土城只小住两日。在晨曦微露、山风吹拂、万籁俱静的时候,我独自走上那条石板老街,心中想象着:当年那些红军失散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异乡僻壤,会经历怎样的孤寂和困苦?

**革命的史册中,不乏这样令人动容的苦风凄雨的篇章。但更让我们的情感泛起波澜的是先辈对待苦难的那份姿态。

宋加通是另一位在青杠坡战斗中因受伤掉队的红军。一位老人把他藏起来,用土法为他疗伤,宋加通才渐渐好起来。身体刚刚**,他听说几十里外有一个淋滩村,也有几个与队伍失散的红军。宋加通拖着虚弱的身体,步行几十里路,找到这个村庄。

那时,部队已经走远,但宋加通没有忘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、一名革命军人。到了淋滩村后,他找到这些失散的党员,**成立地下党支部。

今天,淋滩村的宋家老屋前面,立着一块石碑,上面写着:贵州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宋加通和那几位失散的红军就是在这里成立了**党支部。直到1938年,他们才找到上级组织。

何木林在困苦中展现出红军战士的情怀,宋加通在艰难中保持了共产党员的本色。

20世纪50年代,何木林被认定为红军,政府每年发给他一笔生活补贴。在当时,这项补贴比他一年的工资**还高。然而,一直到1979年他去世前,老人从来没有领过这笔钱!

今天的人们总在问“为什么”,何木林老人的家人回忆,老人常说的一句话是:我能多活这么几十年,已经比战友们幸运多了。

新**成立之后,何木林和村里人一样在土改中分到街上的一处房子。但是,他的5个子**,有3个夭折,家里人口不多。当时他见有的邻居家里孩子多,住房紧张,便把自家的房子让给了邻居,自己带着家人搬到村边一处小房子居住。

后来,当地政府有意照顾,准备把何木林的儿子,安排到市里的机关工作。何木林得知后阻止了,他的理由是:红军后代,要工作也不能坐办公室享福,得到艰苦岗位上和老百姓一起吃苦。就这样,他的儿子选择到遥远的息烽县一个煤矿工作,一干就是一辈子!

何木林去世的时候,留下遗嘱:**后要埋到青杠坡,和战友们永远在一起。

情到深处苦亦甜。何木林对青杠坡生**难忘,而宋加通则把一腔深情寄托在赤水河边的柚子林里。

20世纪80年代,宋加通回江西老家探亲,见到当地蜜柚又大又甜。这引起宋加通的思索:这柚子能不能在赤水河边生长?淋滩村的老百姓是不是也能通过卖柚子增加一份**?

临行前,他**选了几株幼苗。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路线,辗转千里,宋加通把幼苗带到了淋滩村。他先在自家院子外头试种。没有想到,这柚子树到赤水河边也枝繁叶茂、果实累累。村里人纷纷来移栽,种柚子的农户在淋滩村渐渐多起来。淋滩村如今有三百多亩柚子林,人们取名“红军柚”。前几年,淋滩村脱贫摘帽。村支书说,柚子产业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
何木林与部队失散后,在一个陌生地方谋生活,十多年不能开口说话。但是,他并不认为自己苦。生活安定下来,他有了补贴却不去领,他想到的是**,想到的是比自己更困难的**众。

何木林让我们理解了什么是红军战士,宋加通则让我们想到另一句话:共产党员就像一粒种子。

宋加通身上的伤还未痊愈,就念念不忘找组织。找到几名党员,他们立即成立党支部。后来,即使回一趟老家,他也牵挂着曾经救过他的乡亲、曾经战斗过的那片土地。虽然因为负伤,他没有走完长征路,但是他点燃了一个小山村革命的火种;和平的日子里,他又把树苗引种过来,留下一片片柚子林。他不就是一粒种子吗?

仰望青杠坡,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是苦,什么是共产党人的苦难与辉煌。何木林、宋加通,还有那些牺牲的烈士们,用他们艰辛的人生昭示我们:共产党就是为人民吃苦,和人民一起吃苦,吃常人吃不了的苦,就是要在苦难中奋斗,迎来中华民族**复兴的辉煌。

英国媒体刚引述乌克兰消息人士的说法,声称29岁的乌克兰飞行员塔拉巴尔卡就是传说中的“基辅幽灵”(Ghost of Kyiv),并且已经不幸战**,转眼间乌克兰军方就做出澄清,声称塔拉巴尔卡不是“基辅幽灵”,还表示“基辅幽灵”泛指所有乌克兰飞行员。

“基辅幽灵”已经战**的消息4月29日在西方多家媒体上传播,**括英国《泰晤士报》、**国《纽约邮报》等传统媒体。

这些报道称,有“基辅幽灵”之称的一名“神秘”乌克兰战机飞行员在3月13日与“压倒**”数量的敌军作战时被击落。随着他的不幸去世,其身份也首次被**,他是一名29岁的少校,名叫斯特潘·塔拉巴尔卡。

报道还声称,在被击落之前,塔拉巴尔卡“共击落多达40架俄罗斯飞机”。据他的家人说,塔拉巴尔卡牺牲后被追授乌克兰的**高级别勋章——金星勋章,并获得乌克兰英**称号。他的头盔和护目镜将在伦敦拍卖。

针对这些报道,乌克兰总参谋部30日晚间在脸书账号进行澄清,要求媒体停止制造那些“愚蠢的假消息”,塔拉巴尔卡并非“基辅幽灵”,也没有击落40架俄国军机。

乌克兰总参谋部解释说,“基辅幽灵”是一个由乌克兰人创造的超级英**传奇,是乌克兰空军第40战术航空旅飞行员的集体形象。换句话说,所谓的“基辅幽灵”就是所有乌克兰战斗机飞行员的集体形象。

据介绍,第40战术航空旅是乌空军的3个米格-29航空旅之一,属于中部航空司令部。其前身是苏联空军第92红旗勋章战斗机航空团。

俄乌战争**发**天,第40战术航空旅执行了在基辅附近攻击俄罗斯空降兵的任务。之后还在基辅附近多次参与防空和对地压制任务,并自称取得一些战果。但媒体上也多有该航空旅的战机被击落的报道。

人们注意到,乌克兰官方现在的说法与战争之初的说法已经不一样了。

在俄乌战争初期,乌克兰官方就发布推文,声称一名匿名的战斗机飞行员一天内击落6架敌机,“人们称他为‘基辅幽灵’”,还声称这名飞行员已经成为俄国军机的噩梦。

乌克兰总参谋部随后发布一张“基辅幽灵”穿戴头盔、坐在战斗机内的照片,并对敌人发出威胁:“我要飞去夺走你们的灵魂”。

乌克兰总参谋部制作的“基辅幽灵”海报

从“一名匿名的战斗机飞行员”,到“第40战术航空旅飞行员的集体形象”,乌军方对“基辅幽灵”说法的变化,实际上反映的是战局变化:在乌军经过**初的慌乱之后,已经站稳阵脚,现在已不再需要一个具体的英**形象来鼓舞士气了。

而且具体的英**个例破绽太多,容易被揭穿。

实际上,在乌方制造出“基辅幽灵”这个神话一开始,很多分析就表示不相信。

“基辅幽灵”是乌克兰现在需要的神话英**,**国“战区”网站2月25日的一篇文章说,没有证据表明一名米格战斗机飞行员击落了多架俄罗斯战机,但从历史上看,这样的传说是士气的有力助推器。

“一名乌克兰飞行员,驾驶着一架无论是在数量上、还是先进程度上级别都被俄罗斯对手碾压的喷气式飞机,光天化日之下在首都上空进行了大胆的飞行,并在这一过程中成为了“一天中的王牌”——人们**后一次确知这一点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实现的。这个故事听起来太离奇了。”文章说。

正是因为“太离奇”,所以“基辅幽灵”的形象就不能与任何具体的人挂钩,哪怕他是英**。

乌克兰总参谋部在“辟谣”的同时,证实塔拉巴尔卡确实是英**,并且附上了3月底的脸书贴文链接,证实他在3月13日俄军压倒**军力的围攻之下阵亡,他被追赠象征乌克兰**高英勇作战荣誉的“金星勋章”,且被追封为“乌克兰英**”。

上一篇:空军*座航空修理工厂:“小白楼”承载的“航修记忆”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恩施都市在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